[]

奴修落地湛海后,直接就隐匿了行踪。

不光如此,风尘大仙、帝小天、君莫邪、刑天四人也全都秘密来到了长三角。

不过他们并没有来到湛海,而是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,进入了汴洲。

他们去汴洲,自然是去暗中保护身在汴洲的秦墨浓和秦若涵去了。

陈六合做事,向来滴水不漏,既然要跟轩辕家博弈,他怎么可能不做好万全的准备呢?

所以,在他听到黄百万说轩辕家想对汴洲的女人下手时,陈六合也没有感觉到多大的惊吓。

因为,他早就提前布置好了一切。

“奴修,你真是冥顽不灵不知进退,当年你运气好,囚禁了数十年还没死,如今好不容易重见天日,难道还要在一条死路上行走吗?”一名老者怒声呵斥。

奴修一脸傲然,道:“你们算个什么东西?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训斥我?想当年,佬子在叱咤风云的时候,你们两个连殿堂境都没到呢,不过是两个不如我的后辈而已,也配在佬子面前颐指气使?”

“放肆,当年你潜入我轩辕家,偷学我轩辕家绝学,我们轩辕家都饶你不死,你要学会感恩。”另一名老者怒火中烧。

奴修脸上盛满了不屑:“不是你们饶我不死,而是你们根本就没本事杀了我,否则的话,你们早就把我挫骨扬灰了!”

“老头,不用跟他们说那么多废话了,直接把他们缜压,速战速决。”陈六合说道。

“正有此意!”奴修低吼,足下一点,身躯爆射而出,直指其中一名老者。

奴修现在的实力已经恢复到了殿堂境,所以再次面对殿堂境强者的时候,他浑然不惧,可以正面硬战!

“找死!今晚就把多年前的账,一并清算!”那老者嘶吼,一声杀意如狂浪一样冲腾,朝着奴修强攻而出。

另一边,陈六合跟另一名殿堂境老者也没闲着,陈六合先发而至,挥舞长剑接连劈斩了出去。

有血红长剑在手,陈六合的底气明显足了很多。

这血红长剑对陈六合的战力加成是难以估量的,若是没有这把长剑,真的很难说凭借陈六合自身的本事能不能跟殿堂境强者正面争锋。

这一战,打的异常激烈,整个住院大楼都在不断的晃动,像是随时都可能坍塌一样。

那楼顶的天台,都坍塌了,整整一层都成了废墟。

殿堂境之间的厮杀太过埪怖,所掀起的风波和效应都是超乎常理的,能震动一方。

那夜空,都像是要被他们给打碎了。

陈六合十分担心这栋大楼无法承受这一战的威力。

战至激烈处,陈六合猛然抽身而退,直接朝着高空跃下。

来自轩辕家的殿堂境强者以为陈六合想要逃遁,自然不会放任陈六合离去,毫不犹豫的纵身跃下,紧追而去。

奴修跟另外一名殿堂境老者亦是如此。

数十楼的住院部大楼,层高足有上百米。

然而这样足以把人摔成肉泥的高空,对陈六合几人来说却是如履平地一样,他们一点也不畏惧。

陈六合身躯在半空疾驰下坠,他足下一点,在墙体上借力,卸去了身上重力的同时,再次下坠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